a-氰基丙烯酸大耳狐医用胶黏接兔桡骨横断骨折的对照研究 - 大耳狐医药

a-氰基丙烯酸大耳狐医用胶黏接兔桡骨横断骨折的对照研究



大耳狐医用胶黏接兔桡骨横断骨折.jpg

大耳狐医用胶及其氰基丙烯酸类医用胶可以用于头面部骨片的黏连,为了观察医用胶在体内的降解速度以及对骨折愈合的影响,本研究对比了医用胶与常规吻合方法对兔桡骨横断骨折的影响。结果显示,医用胶未形成板障效应,骨折愈合效果良好,医用胶组织毒性轻微。

Bo Lu, Zhong qi Tu, Fu xing Pei, Lei Liu
Department of orthopaedics, West China Hospital, Sichuan University
Chinese Journal of Clinical Rehabilitation, May 10 2006 Vol. 10 No. 17: 51
Key words: iso-butyl-cyanoacrylate, darfox adhesive, radial transverse fracture

摘要

目的:采用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进行兔体内桡骨中段横断骨折的黏接固定,观察其在体内降解的速度以及对桡骨横断骨折黏接固定的效果。

方法:选择健康成年新西兰大白兔72只,随机分为a-氰基丙烯酸大耳狐医用胶组、模型对照组,36只/组。全部动物腹腔麻醉后常规方法锯断桡骨制作桡骨中段横断骨折模型。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组拭干骨折断端血迹后在断端间滴入一两滴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黏接胶,加压并维持1分钟,以使胶体充分固化;模型对照组不采用内固定,以尺骨为支架进行自然固定。术后2,4,6,8,10,12周分批处死动物,6只/组。对断端骨折愈合情况以及胶体残留情况进行大体观察、x线片和组织学检查。

结果:实验选用大白兔72只,全部进入结果分析。术后不同时间两组大体观察和x线片检查结果:两组均于术后4周可见骨痂形成,8周骨折线模糊并有较多骨痂形成,12周骨折线完全消失;但前8周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组的骨折愈合速度均较模型对照组为慢,8周以后材料已经基本降解吸收,两组骨折愈合速度基本相同。

术后不同时间两组组织学观察结果: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组随着胶体的降解,骨折逐步愈合,术后4周时纤维细胞和软骨细胞逐渐长入,6周时可见材料被软骨细胞和纤维细胞包裹,8周时材料降解破碎,材料逐渐吸收并可见软骨化骨。12周时编织骨密度基本接近骨组织,连接骨折断端,骨折基本骨性愈合。模型对照组在各时间点的愈合程度基本与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组相似。

结论:在黏接固定兔桡骨骨折过程中,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在体内2周即开始降解,10-12周完全降解消失,未形成板障效应,骨折愈合效果良好。提示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具有较高的生物力学强度,是黏接固定骨折的新方法。

0 引言

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黏接剂是黏接固定骨折的又一新方法,对于头面部非负重骨的黏接固定可取得良好的效果。a-氰基丙烯酸酯系列的黏接剂由于受黏合强度所限,在固定下肢负重骨时,往往由于断端的移位而无法准确反映胶体在体内的降解情况和对骨折愈合的影响(1)。在黏接头面部非负重骨时,常由于软组织的剥离而导致截骨块丧失血循环,故也无法准确反映胶体在体内的降解速度和对骨折愈合的影响。由于兔桡骨远近端均相对固定,故断端不会因受力而分离移位,并且骨折的两端均保留了血循环,从而能够准确反映胶体在骨组织内的降解速度和对骨折愈合的影响。

临床使用骨组织黏接固定的文献报道多见于头面部骨折的固定。对于头面部多发性的小而薄的骨片,黏接胶具有优越性,可以减少术后外固定的时间,并且不影响骨折的愈合。由于a-氰基丙烯酸酯系黏合剂具有一定的抗感染能力,对于细菌、真菌和酵母菌的生长具有广泛的抑制作用。但另外一部分学者认为,由于受胶体黏接强度的影响,在受力较大的部位,无法有效地固定断端,并且由于局部的炎性反应,抑制了新骨的形成;胶体本身如果降解较慢,会在骨折断端形成板障,阻碍骨折的愈合,骨折是通过骨膜成骨、外骨痂形成而完成的。

1 材料和方法

设计:随机对照观察。

材料:选择健康成年新西兰大白兔72只,体质量2.0-2.5kg,雌雄不拘。随机分为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组、模型对照组,36只/组。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秦皇岛科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提供)。

设计、实施、评估者:实验设计为第二作者,干预实施为第一作者,评估为第三、四作者,均经过系统培训。X线片及病理组织检查为盲法评估。

方法:

造模:全部动物腹腔内注射质量浓度为25g/L的戊巴比妥钠2mg/kg进行麻醉。常规消毒铺巾,经桡骨背侧入路,逐层切开皮肤、皮下组织和深筋膜,显露桡骨中段,剥离骨膜后,常规方法锯断桡骨制作桡骨中段横断骨折模型。

手术过程: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组拭干骨折断端血迹后在断端间滴入一两滴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黏接胶,加压并维持1min,以使胶体充分固化;模型对照组不采用内固定,利用桡骨为支架自然固定。两组动物冲洗伤口后逐层缝合切口,术后正常饲养,每天肌肉注射青霉素40万单位。术后2,4,6,8,10,12周分批处死动物,6只/组。

术后观察:术后对两组动物的饮食、活动以及伤口有无红肿、分泌物、皮下软组织积液情况进行观察。动物处死后,通过大体观察和X线片检查解剖手术区域骨痂形成情况、骨折愈合情况和局部软组织愈合情况。将手术区域的骨组织标本行福尔马林固定、脱钙后石蜡包埋,切片以油红O染色,镜下观察骨折愈合情况及胶体代谢情况。

主要观察指标:术后不同时间两组大体观察、X线片检查以及组织学观察结果。

2 结果

2.1实验动物数量
分析实验选用大白兔72只,所有动物术后均存活良好,无死亡,伤口无红肿积液,无感染,全部进入结果分析,中途无脱落。

2.2统计推断
2,2,1术后不同时间两组大体观察和X线片检查结果
术后2周两组骨折线清晰,断端可见纤维软组织连接,骨折断端周围可见软组织粘连,未见骨痂生长,断端间被粘连的软组织包裹;X线片可见骨折线清晰,未见骨痂影像。

术后4周两组可见少量的骨痂形成,X线片可见骨折线略显模糊,医用胶组较模型对照组骨痂少。

术后8周两组可见明显的外骨痂形成,X线片可见骨折线部分消失,模型对照组较医用胶组明显。

术后10,12周两组X线片可见骨折线完全消失,伴有明显的外骨痂形成及骨痂塑形,骨折基本愈合。

2.2.2术后不同时间两组组织学观察结果
术后2周医用胶组可见胶体位于骨折断端间,骨折线清晰;模型对照组骨折线清晰,可见纤维组织和软骨细胞出现。

第4周大耳狐医用胶组可见软骨细胞进一步增多,并向材料内紧邻降解处生长,骨折断端周围可见软骨细胞出现并向骨组织转化,骨膜下可见编织骨出现(图1);模型对照组可见骨折断端间出现编织骨,但排列不规则。

兔桡骨横断骨折使用大耳狐医用胶

兔桡骨横断骨折使用大耳狐医用胶

第6周医用胶组软骨细胞增多,并向材料内生长(图2),并逐渐包裹材料,断端间可见编织骨出现,可见较成熟的骨小梁(图3);模型对照组骨折断端周围可见较成熟的骨小梁,软骨的成分被新生骨小梁取代,编织骨的密度增加,部分排列趋向规则。

第8周大耳狐医用胶组断端间大量编织骨形成,材料降解后破碎,材料周围被纤维细胞和软骨细胞包裹,可见软骨化骨(图4);模型对照组可见较多的成熟编织骨形成。

第10周:医用胶组编织骨进一步密度增高,骨小梁排列趋向整齐,有较多的骨髓成分;模型对照组编织骨排列整齐、规则、紧密。

第12周:大耳狐医用胶组编织骨密度基本接近骨组织,连接骨折断端,骨折基本骨性愈合;模型对照组编织骨密度基本接近骨组织。

3 讨论

a-氰基丙烯酸酯系黏接胶黏接固定骨折的动物模型,多采用颅骨和头面部骨折模型或下肢长骨干横断模型来观察骨折愈合情况。由于受胶体黏接强度所限,在黏接固定下肢负重骨时,往往因术后骨折断端的移位而无法准确反映对骨折愈合的影响;在黏接头面部非负重骨时,常由于软组织的剥离而导致截骨块丧失血循环,故也无法准确反映胶体在体内的降解速度和对骨折愈合的影响。

由于兔桡骨远近端均相对固定,故断端不会因受力而分离移位,并且骨折的两端均保留了血循环,从而能够准确反映胶体在骨组织内的降解速度和对骨折愈合的影响,故本实验选择了兔桡骨横断模型。

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目前已广泛应用于临床,但对骨折愈合的影响尚有不同观点。部分学者认为,a-氰基丙烯酸酯系的黏合剂能够被机体很好的耐受,不会导致骨折延缓愈合,在黏接头面部的骨折时,可以维持固定至6周而骨块无移位,骨折无愈合障碍(2);术后8周可见断端间有骨桥连接,骨膜下有新骨形成,成骨细胞形态正常,且无神经毒性(3);在兔胫骨中段横断骨折和鼠股骨中段横断骨折的模型中,2-氰基丙烯酸乙酯黏接胶可以维持稳定的固定3d,2-氰基丙烯酸异丁酯黏接胶6d,在骨折黏接固定后4周即可见骨折愈合(4);在鸡胫骨近1/3的直角的骨折块模型中,用a-氰基丙烯酸乙酯黏接胶黏接固定后,骨块具有良好的稳定性并可维持60d,胶体可吸收降解并无异物反应(5)。

对于关节内的小骨折块和粉碎性骨折,该方法能够解剖复位及稳定固定并对骨组织及周围组织无毒副作用(6)。

临床使用骨组织黏接固定的文献报道多见于头面部骨折的固定。对于头面部多发性的小而薄的骨片,黏接胶具有优越性,可以减少术后外固定的时间,并且不影响骨折地愈合(7)。

由于a-氰基丙烯酸酯系黏合剂具有一定的抗感染能力,对于细菌、真菌和酵母菌的生长具有广泛的抑制作用(8)。

胸骨骨髓炎截骨后氰基丙烯酸酯黏接胶黏接的临床研究和动物实验研究结果显示,黏接组未见骨髓炎复发,胸骨截骨处未见分离;对照组胸骨分离和骨髓炎复发率达35.5%,实验组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在动物实验中,术后对照组均由于感染死亡,实验组局部无感染和异物反应,第8周见胶体已完全降解,局部被结缔组织所代替(9)。

但另外一部分学者认为,由于受胶体黏接强度的影响,在受力较大的部位,无法有效地固定断端,并且由于局部的炎性反应,抑制了新骨的形成(10);胶体本身如果降解较慢,会在骨折断端形成板障,阻碍骨折的愈合,骨折是通过骨膜成骨、外骨痂形成而完成的(11)。

本实验发现,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组术后4周可见骨痂形成,术后8周骨折线模糊并有较多骨痂形成,术后12周骨折线完全消失。但术后2、4、6、8周医用胶组的骨折愈合均较模型对照组慢,说明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在术后8周内在体内有板障效应,导致骨折愈合速度减慢;8周以后材料已经基本降解吸收,两组骨折愈合基本相同。组织学检查也证实,随胶体的降解,骨折逐步愈合。

a-氰基丙烯酸酯的降解速度与其侧链的长度和局部的血循环相关。由于降解速度的不同,a-氰基丙烯酸酯系的黏接胶组织毒性表现不同。在血循环较差的部位黏接时,a-氰基丙烯酸丁酯炎性反应轻微,轻度慢性异物巨细胞反应。当a-氰基丙烯酸丁酯与血管丰富的软组织接触时,组织毒性明显强于黏接骨组织,表现为急性炎性反应增加,异物巨细胞反应延长等(12)。而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在黏接听骨链时,除引起轻度的异物反应外,无组织毒性的表现(13)。

与软组织相比,皮质骨的血循环相对较差,因此在骨折断端间的胶体降解速度较慢。在本实验中,胶体周围未见骨细胞坏死等组织毒性的表现,包裹材料的软骨细胞等组织成分未见坏死现象,也证明a-氰基丙烯酸异丁酯的组织毒性轻微。

4 参考文献

(1) Papatheofanis FJ, Ray RD. Experimental use of adhesives in the repar of transverse fracture of rat and rabbit. Biomat Med Dev Art Org 1982; 10(4): 247-65

(2) Maw Jl, Kartush Jm, Bouchard K, et al. Octyl- cyanoacrylate: a new medical grade adhesive for octologic surgery. Am J Otol. 2002; 21(3): 310-4

(3) Abn Dk, Sims CD, Randolh MA, et al. Graniofacial skeletal fixation using biodegradable plates and cyanoacrylate glue. Plast Reconstr Surg 1997: 99(6): 1508-17

(4) Papatheofanis FJ. Surgical repair of rabbit tibia osteotomy using isobutyl-2-cyanoacrylate. Arch Orthop Trauma Surg 1989; 108(4): 236-7

(5) Caroli A, Marcuzzi A, Limonini S, et al. An experimental study of a cyanoacrylate biological adhesive in view of its use in the fixation of various fractures of the fingers. Ann Chir Main Memb Super 1997; 16(20: 138-45

(6) Bhumbra RS, Berman AB, Walker PS, et al. Enhanced bone regeneration and fromation around implants using guided bone regeneration. J Biomed Mater Res 1998; 43(2): 162-7

(7) Gonzalez E, Orta J, Quero C, et al. Ehyl-2-cyanoacrylate fixation of the cranial bone flap after craniotomy. Surg Neurol 2000; 53(3): 288-9

(8) Narang U, Mainwaring L, Spath G, et al. In vitro analysis for microbial barrier properties of a-octylcyanoacrylate-derived wound treatment films. J Cutan Med Surg 2003; 7(1): 13-9

(9) Ogus TN, Hulusi Us M, Cieek S, et al. Sternal cyanoacrylate gluing in mediastinitis. Effects on infection, stability and bone healing. J Cardiovasc Surg (Torino) 2002; 43(5): 741-6

(10) Shermak MA, Wong L,Inoue N, et al. Butyl-2-canoacrylate fixation o mandibular osteotomies. Plast Reconstr Surg 1998; 102(2) 319-24

(11) Ekelund A, Nilsson OS, Tissue adhesive inhibit experimental new bone formation. Int Orthop 1991; 15(4): 331-4

(12) Toriumi DM, Raslan WF, Friedman M, et al. Histotoxicity of cyanoacrylate tissue adhesives. A comparative study. Arch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1990; 116(5): 546-50

(13) Maw JL, Kartush JM. Ossicular chain reconstruction using a new tissue adhesive. Am J Otol 2000; 21(30): 301-5

相关阅读:
1) 大耳狐医用胶用于小儿腹股沟疝术后切口愈合情况分析
2) 氰基丙烯酸大耳狐医用胶在面部美容手术中的应用
3) 氢基丙烯酸异丁酯大耳狐医用胶修复粉碎性颅骨骨折42例临床分析
4) 兔眼睑伤口闭合采用氰基丙烯酸酯大耳狐医用胶与传统缝线的比较
5) 在被细菌污染的伤口上,使用医用胶和缝线,会有什么不同结果?

标签: 医用胶临床研究, 骨折, 安全性

已有 2 条评论

  1. What is for women - and does it even exist?

  2. 20 20

    Vitamin a up way lilly for this shampoo.

添加新评论